周杰伦微博超话登顶第一:生活已经妥协,但青春的信仰不可以被嘲笑

2019-07-21零分娱乐1,408 阅读0 评论

点我试试->

周杰伦是一个时代的神话,是一代人的青春。周杰伦的音乐代表了那个时代最广大的音乐诉求,也陪伴了很多85至95年龄段的人,渡过了漫长而难忘的学生时代。过去的整个岁月都被一首首周杰伦的歌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刻下烙印,有时候一个特定的旋律响起,心就会被填上幸福或者忧伤。

终于,周杰伦微博超话登顶第一,一场80后90后与00后的battle,还是让中年人挽回了颜面。

这场战斗的起因,源于7月16日豆瓣的一个帖子,一个后辈质疑周杰伦没有粉丝。

他们哪里知道,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是真的难买,反正我两次都没抢到,第三次还是加了1000多买的黄牛票。

面对这样的嘲讽,周杰伦的中老年粉坐不住了,为了小朋友们知道天王与流量小生的区别,被迫重新营业,誓要打赢这样一张关于偶像荣誉的保卫战。

他们是一群怎样的人?

发际线线还没后移的年纪,他们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,是喜欢用火星文的潮流青年,当年韩国人质疑何老师没粉丝,是他们在QQ空间疯狂转发,证明中国人不是好惹的。

这一代人,过得越来越佛系,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,生活已经妥协,但青春的信仰不可以被嘲笑。

周杰伦没有开通新浪微博,既然被质疑微博数据差,那就给他做一个微博超话,于是大家迅速统一战线,决定抢占微博超话第一名。

只是,这群当年只会在QQ空间跑堂灌水的中老年人,对于“打榜”“做数据”这样的新新词汇,还是有点陌生,以致于一开始还闹出了很多笑话。

后来,杰迷们经过仔细摸索,把连QQ都已经不玩的伙伴拉入战场后,很快就超过了三小只,朱一龙。

终于,在7月21日凌晨,周杰伦微博超话登顶成了第一名,一群保温杯泡枸杞的中年人,挽回了他们喜欢喝奶茶的偶像的面子。

一位杰迷说得好:偶像的意义是什么?

是他的作品历久弥新,陪着你度过了不同的人生阶段。

是他在你常感人生疲惫、世事无奈的时候,歌声一响起,依旧可以想起那个未经沧桑、斗志满满的自己。我们虽然年华渐老,但情怀依然,感动仍在。

他虽然不能完全激励着你功成名就,但我们却能从他身上学到要成为更好的自己。即使偶尔迷茫,偶尔萎靡,但只要紧抱希望,绝望和无奈总会远走高飞。

偶像也会老去,我们也终究长大,可是他在我们最宝贵的青春里是热血的存在,是成长后很难再有的热血。

好想谢谢以前的自己,这么明智地选择了这位特别厉害的偶像。

那还是华语乐坛的黄金时代,刘德华的《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》,羽泉的《冷酷到底》,谢霆锋的《因为爱所以爱》,张柏芝的《星语星愿》,张惠妹的《趁早》,梁静茹的《勇气》……都是红极一时的歌曲。

只有一个叫周杰伦的大男孩,内向而腼腆,还在吴宗宪的餐厅打工,他蚁居在一个地下室里,写一些没有人会采用的歌曲。

刘德华、哈林等明星经常会去餐厅用餐,他就故意改编弹唱展现自己的能力,偷偷叫服务生过来询问,大明星们有没有在看自己,结果都没有。

同样穷困潦倒的,还有方文山,立志投稿十几家唱片公司不被重用,将会完全放弃音乐,专心拍电影。

他们因为才华和遭遇彼此欣赏对方,并约定“词曲不分家”,以防有人只看中词或曲让另一个无法被聘用,这样做的结果是这些歌更无人问津了。

比如说这首《印第安老斑鸠》,实在太怪了,人们甚至更愿意接受“我欲成仙,快乐齐天”“好春光,不如梦一场”,根本欣赏不来这样的歌词。

“沙漠之中怎么会有泥鳅,话说完飞过一只海鸥。大峡谷的风呼啸而过,是谁说没有?有一条热昏头的响尾蛇,无力的躺在干枯的河,在等待雨季来临变沼泽。”

在公司那间小小的创作室里,20岁的周杰伦跟杨峻荣聊天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出唱片?”杨峻荣问他。

“有,宪哥跟我说,写完10首给我自己,他就给我出唱片。”

“那你准备得怎么样?”

“我已经录了一首。”

“真的?……听听看……”

周杰伦拿出一盒卡带,按下播放键。最先传来的是年轻男孩一声调皮的口哨,伴随着轻盈的前奏,响起了由远及近的直升机螺旋桨声。

一个低沉的男声唱道:“想要有直升机,想要和你飞到宇宙去,想要和你融化在一起,融化在银河里……”

副歌来临前,卡带里传来了男孩的深呼吸:“漂亮的让我面红的可爱女人,温柔的让我心疼的可爱女人,聪明的让我感动的可爱女人,坏坏的让我疯狂的可爱女人。”

听完后,杨峻荣找到吴宗宪,说:“这个年轻人我要自己来带,我做制作人。你交给我,不要对我有任何干预。”

《可爱女人》这首歌后来原封不动收进周杰伦第一张个人专辑《JAY》里,原本写给吴宗宪的,但被退货了。

《龙卷风》也是一首遭人退货的作品,成功被救活。

当初吴宗宪提出,“你写完50首歌,我从中挑10首制作给你出唱片”。

但吴宗宪心里想的是,长得跟鬼一样,怎么出唱片,如果来一个谢霆锋这么帅我就出了。

吴宗宪只是为了敷衍一下周杰伦,才提了一个艰难的任务,没想到他真就完成了。

真正让周杰伦声名鹊起的,是《范特西》这张专辑,成为大部分早期歌迷接触并了解他音乐的开始。

可是有谁又会想到,就是这样一张被奉为经典的专辑,其中大部分曲目,竟然都是周杰伦写给其他歌手被拒绝不用的。

比如《忍者》,本来是写给张惠妹的,因为周杰伦觉得张惠妹比较前卫,应该能欣赏这首歌。

结果,张惠妹拿到歌后果断拒绝,原因是这首歌的曲风太怪异了,不但难唱,更为严重的是跟其要发布的专辑风格完全不搭,顺带还批评了周杰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之前,周杰伦还给刘德华写过一首《眼泪知道》,结果也惨遭拒绝,当时刘德华只轻轻瞟了一眼,便连连摇头说:“眼泪怎么会知道,眼泪要知道什么?”。

《范特西》只是周杰伦的一个幻想,其他人欣赏不来。既然无人认可,就只有自己唱。

早期的周杰伦,是孤独、隐忍甚至偏执的,黄俊郎的词,更契合他刚出道时那段时间的心境,可以说,方文山让周杰伦面向大众,增加广度,黄俊郎让周杰伦回归自己,拷问内心。

《逆鳞》还有一句,“我说自尊呐,看起来或许可笑,但它至少支着我,试着不让我跌倒,活着如果只是不甘寂静的喧嚣,那就咆哮吧,让每个人都听得到”,怎么听都像是周杰伦的自述。

那时候的他,常常会很慌张,被记者围堵的时候,就把自己埋在帽子里,羞怯不言。

内向的少年并不擅长应对人前的疯狂,他怯生生地央求每个宣传主办方,让他少讲话,多唱歌。

那一年,周杰伦22岁。

十四届金曲奖的铩羽而归,对周杰伦的打击有点大,但他并未动摇他的音乐理念,不随大流创作一些像一阵风一样的口水歌。

那个时候的他,尽管已经置身于音乐与商业的至高点,可主流舆论的声音仍旧是那般颐指气使,冰冷与不情愿。

“纠结伦”、“周结巴”。

“话筒就不能好好拿?不懂尊重。”

“哼哼哈嘿什么?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些登不上台面的东西”。

在不怀好意的质疑声和嘲笑声中,周杰伦又发行了专辑《叶惠美》,整张专辑天马行空的想象,古典华美的曲风,贯穿始终的人文情怀,让它成为了《范特西》之后的又一个传奇。

无论是网易云音乐评论数量达到首位的《晴天》,还是被奉为一代神作的《以父之名》,还是令他名满天下的中国风歌曲《东风破》,11首歌无一不成为经典。

《叶惠美》之后是《七里香》,《七里香》之后是《十一月的肖邦》,《十一月的肖邦》之后是《依然范特西》《我很忙》……

多年后回头看2000至2010的这十年,你会发现,周杰伦的音乐代表了那个时代最广大的音乐诉求,也陪伴了很多85至95年龄段的人,渡过了漫长而难忘的学生时代。

他用一张张专辑,粉碎了音乐界此起彼伏谓之江郎才尽的评议,用一首又一首十里传唱的歌曲,打碎了主流舆论场对于他的傲慢与偏见。

不知不觉,他变成了华语乐坛最后一位巨星,以及一个时代的青春。

周国平说,伟人永垂不朽,明星昙花一现,这是媒体时代的悲哀。

能打破这句话的中国新生代明星,自然少之又少,周杰伦是华语乐坛的最后一个天王,是极少数中的一颗璀璨之星。

我想,很多人是不是和我一样,过去的整个岁月都被一首首周杰伦的歌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刻下烙印,有时候一个特定的旋律响起,心就会被填上幸福或者忧伤。

尽管他已经发福到和宋冬野没差,但只要是听他的歌,前奏一响起,我就能回到过去,回到那段青涩美好的旧时光。

以前总觉得他的歌是童话,现在发现对于经历过一些离别和伤痛的人,童话的深处还藏着一些惊喜。

就我而言,他是我整个青春岁月的旁白,他的歌是我所有青春故事的注脚。

《等你下课》出来的那天,我单曲循环很久,一直听到睡着。

多希望自己一觉醒来,只是在高三的一节课上睡着了,桌上满是口水,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。

我告诉同桌说,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梦到周杰伦39岁了。

同桌骂我白痴,趁物理老师转身书写的时候,塞给我一只耳机,MP3里面放的是《千山万水》,是周杰伦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创作。

“做好准备这一回,起跑后绝不撤退,痛快一起努力的感觉,我们拥有同样的机会。”

我看着窗外的香樟树和篮球场,一切都那么熟悉,一切都还充满希望。

 

上一篇:已是最后文章
«上一篇
下一篇:
下一篇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